我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2e

(官方地说)马克思主义集英国政治经济学,法国科学社会主义和德国古典哲学于一身。他发展了经济学,将所谓的空想社会主义改造为科学社会主义并引领了前所未有的社会革命,同时“给唯物主义加上了新的解释,使它同历史产生了新的联系i”。“再从另一方面看,他是大体系缔造者当中最后一人,是黑格尔的后继者,而且也跟黑格尔一样,是相信有一个合理的公式概括了人类进化的人。ii

缔造大体系艰巨而深刻,对缔造者的智慧要求极高并注定要发生重大的影响。然而同时注定的是,大体系必然树大招风。马恩的学说从诞生之日起便招致不同时期的不同学说的挑战和辩驳,或浅薄或深刻,恶意中伤与真诚讨论并存。而且必去承认的是,尽管有时稍显偏激,许多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是发人深省的,绝非一时的口舌之快。

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对一个体系的批评与体系本身同样具有价值,单纯了解体系而不了解相对应的批评是缺失的。(也许这个理由站不住脚)辩证法告诉我们,所有的体系生来蕴含着自己的对立面而不能自足,批评是一种必需。

一个琐屑的地方是:如果你不懂这个人的思想,有两种方式可以弥补,其一是看看经过翻译之后在各种外语中这话是分别怎么讲的,其二是看看其他人是怎么骂他的;两种方式并不反对。

人类思想的价值的应该在于原创性和深刻性,而不应以特定的具体的价值体系为准绳。例如,科学不一定高于宗教。在思想的领域,孰是孰非其实并不要紧。

摇头容易点头难。我很“佩服”那些面对经典依然能够侃侃而谈的人,在我而言,欣赏尚且来不及。不过我倒是由此发现了侃侃而谈的窍门:说废话。

理解马克思的大体系,必须完整地兼顾他的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以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否则体系不成其为体系。

马克思的历史哲学是黑格尔哲学和英国经济学的一个掺和体。他和黑格尔一样,认为世界是按照一个辩证法公式发展的,但是关于这种发展的原动力,他和黑格尔的意见完全不同。……在马克思看来,推进力不是精神而是物质。然而,那是一种以上所谈的特别意义的物质,并不是原子论者讲的完全非人化的物质。这就是说,在马克思看来,推进力其实是人对物质的关系。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人的生产方式。这样,马克思的唯物论实际上成了经济学。iii



马克思提出了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其中包含了良好的人际关系的愿景;他的体系的另外的两大分支(辩证法和经济学理论)为之作出了充分的支持。

许多对马克思主义的质疑很有可能忽视了共产主义理想中的温情。或者说,在许多生产力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时间充分长的异化过程已经使人们心中的温情太过淡漠了。

i 罗素,西方哲学史(下),商务印书馆,2003年,pp336

ii同上,pp336

iii同上,pp339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