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资本主义和小布尔乔亚:论中国的妓院合法化问题

资本主义的精神是逐利。也就是金钱第一的拜金主义,不了解这点就不了解资本主义。马恩两位先生在共产党宣言里面那段文采熠熠的话,资本主义揭下了感情的温情的面纱,一起都变成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云云,大家都没有看懂。

比如妓院和色情业的合法化问题,在资本主义的地盘上是合法的,在中国就不合法。意识形态的也许起了主导作用。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一切事物的最终意义是资本的增值,是让钱生出更多的钱,所以在资产阶级那里,不应该有任何的人为的东西妨碍他们挣钱。而且资本主义的逐利性体现在例外一个地方就是追逐利润率。煤矿不挣钱了我就不做煤矿了,改开妓院了。妓院不挣钱了我就改拍色情视频。总之是什么挣钱我干什么。

社会主义是要考虑外部性的。也就是邓小平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说的那样。共产党是有主义的,是有理论的,是有一套完整的意识形态的。他们考虑妓院要不要合法的时候就绝对不会考虑说我如何能让资本家的钱生出更多的钱来。他要考虑这件谁轻是不是能发展生产力,能不能增进社会的总体福利,能不能让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高一些。如果能行的话他就去做,如果不行他当然就会拒绝。显然,色情业是促进不了生产力的发展的。

许多小资鼓吹自由人性之类的所谓的普世价值,什么自由啦平等啦博爱啦。他们说性是人的基本要求,有男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站街女。所以妓院是应该的。比如李银河就要求色情业的合法化。

比较不同人的不同的观点是很有趣的。比较同样观点的人也很有趣,因为提出同样的论点的人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考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