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权

最近听说,欧洲把旅行也当作一种基本人权。且不说其在哲学上的先进性,这样子对刺激经济发展倒是很有好处。

Advertisements

转贴:陶哲轩,未被神话的天才

 
出于我所不能够理解的原因,陶哲轩的博客一直被Great Fire Wall封着。而这几天, wordpress的博客居然又可以访问了。我猜,我应该感谢今年奥运会的召开。而这里是陶哲轩的个人主页

陶哲轩是我最尊重的大数学家之一,他学术做的好,一个人做八个数学方向。其中包含数个重要的分支,从调和分析到偏微分方程;从解析数论(这是陈景润的方向)到算术数论;无一不是数学发展中的热烈的生长点。居然还有一个工科:照相机的压缩传感原理(算作调和分析在实际的应用)。最近他又开始对几何感兴趣,上周刚刚发表了一篇黎曼几何的论文。

陶是一百年中才能出现几个的名副其实的天才,他被称为数学界的莫扎特。人们说数学是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他1975年澳大利亚,现年33岁。他十几岁就开始学习微积分,13岁获得国际数学奥赛的金牌,而且这个记录到目前也没有被打破。他21岁拿到博士学位,24岁被评为终身教授,2002年中国首次召开世界数学家大会,陶哲轩被邀请做大会报告,并且竞争菲尔兹奖。当时,他仅仅27岁。31岁的时候,四年一届的世界数学家大会再次召开,陶获得菲尔兹奖.(注: 菲尔兹奖是数学界最大的两个奖之一,每四年在世界数学家大会上颁发,一般有四个人分享。目前拥有华人血统的得奖人人仅仅有两个:陶哲轩和丘成桐。)

如果仅仅看这些事实,任何人都会难免有仰视的感觉。陶哲轩的父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却说:“他真正从一个短跑运动员转变成一个长跑运动员是在普林斯顿(17岁到20岁),在那里,他常常感到自己的基础的不足。”

其 实,真正的静下心来搞科研和由于早期教育带来的先发优势有着根本的差别。从一个耍小聪明的孩子一步步走到成为世界一流的大数学家,这期间需要经历的刻苦是 和勤奋才是这位天才走到今天最重要的资历。当一个人为自己一点小小的进步而自做聪明的时候,常常就是被其他人迅速赶超并远远落下的时候。陶的父亲Billy Tao曾经拒绝一些媒体的催促,说什么培养世界最年轻的大学生。相反的,他坚持让陶学习人文的课程,让他对数学的热爱是随着心智的成熟而慢慢炽烈。陶的成长是一个奇迹,又是一本活生生的教材。

陶哲轩的故事如果仅仅到这里为止,我可能仅仅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遥远的figure,远的像Hilbert或是Poincare一样。但是,我对陶的尊重和上面他的成就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06年的年末,陶哲轩在wordpress上 开始写博客。到现在还不到两年,上面已经有了数百篇帖子。他一方面将自己科研的方方面面写在那里,他还细心的写科研的种种体会,把各个阶段的数学人该做的 事情都写了下来。只消到他的网站看一眼,就会对材料的丰富印象深刻,他会及时告知大家自己发表的论文,他对一些个自己觉得分量不够一篇论文的思考结果直接 贴出来分享(恐怕和有些相反的事情造成强烈对比),他总是对其他人的帮助热烈的感谢,和他有科研交流的人多的让人吃惊,甚至我想,过些年也会有人统计个Tao Number,就像erdos一样。陶哲轩的博客异常的火爆,Google 有一个插件,可以按照某种算法统计一个网页的重要程度(当然不仅仅按照访问次数,还有访问者的分布之类的统计数据做参考),叫做Page rank。陶的博客page rank 是6,跟新浪一边高。像陶这样的人,居然肯花费时间使博客如此的正规和条理化。他系统把数学各个分支分列开来,他对每一个认真阅读并提出问题的人均仔细的回答,这其中,包括我,一个不知名的中国学生。

陶哲轩在主页上写着,他一年仅仅接受一个左右的博士。这是他对学生负责任。从07年开始,他开始将自己给博士开的数学课(从99年开始,他每学期开的课基本都不一样)的讲义贴在博客上,目前已经结束了两门课。事实上,我自己开始学其中的一门,目前刚刚完成了一半。我真正跟学陶的博客是这半年的事情,可以不客气的说,我学到的东西比从任何身边的教授要多。是他让我见识到了当代数学的魅力,而不是徘徊在百年前,反复弹唱着陈旧的数学老调。

陶 哲轩是我所尊重的人,首要的原因是他尊重他人。他不像国人以为的那样,似乎天才就非得人格不健全。他有魅力而且谦逊,他甚至还保有一颗童心。在他的主页上 他将自己最喜欢的未解决问题藏了起来,鼓励找到的人他会给出奖励。他对数学的热爱处处都能体现出来,他写的一本数学专著是和另一位年轻的美国数学家合作完 成的,他的英文名字是Terence Tao,另一人叫Vu Van,于是两人作序自称TT和VV。在他主页的自我介绍中,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But no matter how far or how wide I roam,I still call Australia home.”(试译:无论怎样我漂在远方,澳洲永远是我的故乡。)

P.S.我翻译一篇陶的博客上的文章,可以在这里找到

(转帖)菲尔茨奖与流形拓扑学——几何化介绍

 
Riemann 对几何的认识适用于任何微分流形:我们总可以给微分流形赋予一个Riemann度量,从而研究上面的几何。Klein 的观点就不是那么普适了,因为 Klein意义下的几何对度量的要求非常特殊,并不是所有的流形上都能有这样的几何。不过二维曲面上都可以有 Klein 式的几何,这就是 Riemann, Klein, Poincaré, Koebe 等人所证明的单值化(uniformization)定理的内容。举例子说,在可定向闭曲面里,S2上当然是球面几何,T2上则可赋予欧氏几何,双环面等更复杂的曲面上可以有双曲几何。三维以上就没有这么好运了,Thurston 的天才创见就在于:提出了单值化定理在三维情形的类比——Thurston 的几何化猜想(geometrization conjecture)。 Thurston 本人对 Haken流形证明了他的猜想,这已经涵盖了绝大多数情形。但他的证明相当艰深,强烈地依赖于几何直观。Thurston 本人只是在 Princeton 的课堂上讲授这一证明,并将未正式出版的讲义在圈内散发。光直接向他索要讲义的就超过一千人,间接复印的则更多,可见他的工作影响之巨。Thurston 后来也曾经想正式发表他的证明。他计划写一系列共7篇文章,第一篇于1981年投出,1986年才得以发表,可见其艰深晦涩。第二篇只有手稿在圈内流传,后面的几篇甚至根本没有出现。Thurston 本人曾说,他对三维流形的感觉是写不出来的。这种述而不作的态度引来包括 J. P. Serre 在内的一些推崇严格论证的数学家的批评。但这并没有妨碍Thurston获得1983年的Fields 奖。数学当然需要严格性,但像 Thurston 这样直觉远超乎常人的天才人物,根本无必要把精力放在琐碎细节的验证上。这些体力活自然有很多人抢着替他干,其中包括许多卓有成就的数学家。像 John Morgan 就曾给出 Haken 流形的几何化定理的较严格的不完全证明,McMullen 以别的方法也给过严格证明。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 Thurston 其余的几个重要定理上。直至今日,他那些未严格证明的定理还成为不少人论文的源泉。

  需要指出,在几何化猜想之前,Thurston 已经因为他在三维流形上的foliation方面的工作获得几何、拓扑方面的最高奖 Veblen 奖。而且他的文风一直以简洁清晰著称,这使他在圈内获得良好的声誉。所以如果你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你就必须做一些非常实实在在的工作以立足;只有当你成为 Thurston, Gromov 那样的大师时,你才有资格指点江山、勾画蓝图,而把具体工作留给别人去做。Thurston 几何化猜想可以直接推出 Poincaré 猜想,最近对 Poincaré 猜想的突破就从这里开始。但 Thurston 工作的重要性并不光是能推出 Poincaré猜想。因为 Poincaré 猜想只是流形分类中遇到的一个特殊问题,而 Thurston描述出了对所有三维流形进行分类的大纲。而且他把低维拓扑与古典几何(尤其是双曲几何)、Klein群、李群、复分析、动力系统等许多数学分支联系到了一起。在他之前,低维拓扑虽然也做得很热闹,也有Milnor 等大人物涉足其中,但毕竟只是拓扑里一个偏僻的分支,引不起非拓扑学家的兴趣。 Thurston 等人的工作之后,低维拓扑才迅速在数学里占据了核心地位,引起广泛关注。 要想彻底证明 Thurston 的几何化猜想,传统的几何、拓扑方法已经无能为力了,需要发展新的方法。1982年,Richard Hamilton (并非那位特别有名的19世纪爱尔兰数学家 Sir William Rowan Hamilton) 在中提出了 Ricci flow 的概念,给几何化猜想带来一丝曙光。
   所谓 Ricci flow,“流动”的是度量。在流形上随便给定一个初始度量,Hamilton让它随时间变化,并用一组偏微分方程来描述这种变化,这便是 Ricci flow. Hamilton期望,在特定的初始条件下,随着时间的增长,Ricci flow 能够流向比较“好”的度量。二十多年来,Hamilton 等人做了大量工作,使 Ricci flow 发展为微分几何里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1996年,Hamilton 被授予 Veblen 奖,"for his continuingstudy of the Ricci flow and related parabolic equations for a Riemannian metric",与他同时获奖的是中国青年数学家田刚。 Hamilton 引入 Ricci flow 的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是证明 Thurston 的几何化猜想。 所以当2002年底,俄国数学家 Grisha Perelman 宣布用Ricci flow 证明了几何化猜想,从而解决 Poincaré 猜想时,数学界的第一印象是:这件事是挺合乎情理的。 Perelman 总共有三篇文章。第一篇于2002年11月12日刊载在xxx.lanl.gov上;第二篇于 2003年3月11日刊载在同一网站;第三篇文章则还没开始写。Perelman 声称世界上有三个人可以替他写这第三篇文章,不过他所指的三人之一却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写。Perelman 的文章立刻激起了数学界的广泛关注,许多大学邀请他去作报告,也有很多小组开始研读他的论文。审阅他论文的包括许多一流的微分几何学家,如Richard Hamilton, Richard Schoen, 田刚等。至今还没发现他有什么错误。以 MIT的两个小组为例,他们已经审阅完第一篇文章,第二篇还正在看。已经验证通过的部分包含很多有趣且重要的结论。所以即使最后发现有错误,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工作。
目前数学界大部分人对此抱着比较乐观的态度,还没有人提出负面意见。甚至有人已经急着要分一杯羹了:据说 Hamilton 宣称,因为 Perelman 大量使用了他的工作(确是如此!),所以那一百万美元得分他一半。不过笔者并不清楚 Hamilton 究竟是否说过这样的话,也不清楚他(如果说过)是以什么样语气说的。 Perelman 曾到美国访问过三年,当时已经能获得很好的职位。但他为了能心无旁骛地研究几何化猜想,又回到俄国,销声匿迹长达八年之久,终于一鸣惊人。他原先在圣彼得堡,一个月只挣一百美元,日子过得很不容易。通常我们写论文,都会感谢某某基金会对自己提供的经济资助,但 Perelman 在第一篇文章中写道:"I was partiallysupported by personal savings accumulated during my visits to the CourantInstitute in the Fall of 1992, to the SUNY at Stony Brook in the Spring of1993, and to the UC at Berkeley as a Miller Fellow in 1993-95. I’d like tothank everyone who worked to make those opportunities available to me.”
现在 Perelman 当然不愁吃穿了,还有好多美国大学抢着聘他去,他都不愿意。田刚说 MIT 找了几个俄国人劝他,试图向他证明 Boston 比圣彼得堡好。后来流传一个笑话说 他迟早会去美国,因为俄国的 Mafia 比较多,知道他得了一百万美元后,他的安全会成问题……
当然了,现在断言 Perelman 将会获得一百万美元的巨奖还为时过早。就算他的文章能够发表在权威数学刊物上,按 Clay 研究所的条件,还得两年无人指出其中错误才能获奖。但无论如何,Perelman 的工作是对微分几何的巨大贡献,我们也因此向着 Poincaré猜想的最后解决又迈进了一大步。 也许我们真的就已经站在了终点上。
拓扑学在20世纪数学中占有核心的地位。布尔巴基学派的主将迪厄多内(J.Dieudonné) 在1970年代中曾这样概括:“代数拓扑学与微分拓扑学通过它们对于所有其他数学分支 的影响,才真正应该名副其实地称为20世纪数学的女王。” 拓扑:加速发展的渗透性学科在拓扑学还是灰姑娘的时候,20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规范理论的奠基者外尔 (H.Weyl),已经多次强调抽象代数学和拓扑学是理解数学的两种途径,并论述拓扑学的奠基人黎曼和庞加莱工作的意义。但直到20世纪下半叶,通过本文介绍的12位菲尔兹奖获得者以及其他一些大数学家的工作,拓扑学才真正脱颖而出,成为数学发展的领头 羊,把传统的数学领域——数论、代数、几何、分析加以改造,并推向一个全新的水平,而且还给理论物理、化学、生物科学、经济学甚至心理学带来意想不到的应用。这种成就是高斯的数学女王——数论与传统的前沿——分析所达不到的。
20世纪下半叶获奖的12位数学家正好反映了拓扑学的蓬勃发展及其影响的扩大。他们是1954年获奖者塞尔(J.P.Serre),1958年获奖者托姆(R.Thom),1962年获奖者米尔诺 (J.Milnor),1966年获奖者阿蒂亚 (M.Atiyah)、斯梅尔(S.Smale),1970年获奖者诺维科夫(S.Novikov),1978年获奖者奎伦(D.Quillen),1982年获奖者瑟斯顿 (W.Thurston),1986年获奖者弗里德曼(M.Freedman)、唐纳森(S.Donaldson),1990年获 奖者琼斯(V.Jones)、威滕(E.Witten)。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虽都因拓扑学上的成就获奖,但大都在其他数学领域乃至理论物理和哲学方面取得新的突破,而这正反映了拓扑学的地位。许多人是真正的数学大师,是当今数学界的领袖人物。
这12位获奖者的工作显示出20世纪拓扑学的发展轨迹。在上半世纪,不仅建立了一般拓扑学的基础,还创立了拓扑学中相互关联的四大领域:(1)同调论,特别是同调论的公理化,引入上同调及上同调运算;(2)同伦论;(3)纤维丛和示性类理论;(4)拓扑变换群和不动点理论以及连续映射、可微映射、莫尔斯(M.Morse)理论等。可是对至关重要的球面同伦群的计算,到1940年代末只计算出一两个,算第三个同伦群时,前苏联著名数学家庞特里亚金(L.S.Pontrjagin)还出过错(他由此离开拓扑学领域)。这时,法国学派领导世界新潮流,在韦伊(A.Weil)、嘉当(H.Cartan)、勒雷(J.Leray)等老一辈数学家的指引下,新一代数学家迅速成长,最突出的有塞尔、托姆、吴文俊等人,正是他们在1940年代末和1950年代初成就了拓扑学的辉煌时期,对于5维和5维以上的流形拓扑学取得重大突破。然而对于低维(特别是3维及4维拓扑学)却无能为力。在1970年代中,拓扑学进入一个低潮。 不久,瑟斯顿、弗里德曼分别在3维和4维拓扑学上取得突破,这与物理学有着不可思议 的关系,拓扑学进入第二个黄金时期。这也从获奖者获奖时间明显划分出来,前7位主要研究高维拓扑,而后5位则研究低维拓扑。
高维拓扑学的辉煌成就第一位因拓扑学方面的成就荣获菲尔兹奖的是塞尔,他也是迄今为止最年轻的获奖者,获奖时还不满28周岁。塞尔1926年9月15日生于法国南部巴热,在七八岁时就喜欢数学, 11岁到尼姆上中学,14岁开始看微积分。1944年参加中学会考,获数学第一名。1945年考进高等师范学校,1948年毕业。1948—1953年在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任实习研究员, 1951年获博士学位。1953年升任助理研究员,1954—1956年到南锡大学任数学系讲师。 1956年,30岁的塞尔成为法兰西学院代数和几何讲座教授,1994年成为荣誉教授。 塞尔在1951年的博士论文里把同伦论发展到新的高度,开拓了拓扑学广泛的应用前景。 他首先攻克球面同伦群计算的大难题,证明有限性定理,证明除了两个无穷系列之外, 其他同伦群都是有限阿贝尔群,还发展一些新方法来计算它们。在取得拓扑学的突破之后,他把拓扑学的方法成功应用到其他数学领域并取得一系列成就。首先是同嘉当在多复变函数论上利用勒雷的层的观念取得划时代的成果,证明定理A,B,发展斯坦因 (K.Stein)空间理论。他独立证明代数几何和复解析几何的相似性,他的论文以GA著称。他还发展了同调代数学,简单说就是应用拓扑方法来研究抽象代数。他取得同调代数学的首批重大结果,而这是用抽象代数方法得不到的。这又一次显示拓扑方法的成功。最后,他的兴趣转向数论,也是引进一系列的拓扑方法,特别是伽罗瓦上同调,成为解决问题的有力工具.塞尔的工作博大精深,在解决大问题上也毫不逊色。在1994年英国数学家怀尔斯 (A.Wiles)成功证明费尔马大定理的过程中,关键一步便是证明塞尔的ε猜想,这里的ε 表示塞尔大猜想的一个极小部分。他的论文在1986年已收集成《全集》3卷,1985—1998 年的论文收集成第4卷于2000年出版,其中不乏经典之作。他获得许多荣誉,包括法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英国伦敦皇家学会外籍院士。他还荣获2000年度沃尔奖和1985年巴尔赞(Balzan)奖。他出版十几种论述性著作,论述清楚明白深入浅出,为此获得美国数学会斯蒂尔(Steele)奖中的论述奖。
 
托姆于1923年9月2日生于法国蒙特利亚尔。1943年进入高等师范学校,1946年毕业后到斯特拉斯堡大学,跟随嘉当和埃雷斯曼(C.Ehresmann)读博士,在这里他结识了吴文俊并受到吴的影响。1951年他写出博士论文“球丛空间及斯廷罗德(Steernod)平方”,获得国家博士学位,其后两年去美国访问,1953年回国后任格林诺布尔大学讲师,1954年回斯特拉斯堡大学任讲师,1957—1963年任教授。1964年到巴黎高等科学研究院任数 学教授,1988年退休。 托姆的获奖工作主要是1954年发表的配边理论。配边是流形间的一个等价关系,两个n维流形称为配边,如果它们共同构成一个n+1维流形的边。流形按配边关系划分成等价类,这些等价类构成一个阿贝尔群Nn。而各维的群构成一个分次环N。托姆的功绩在于完全定出N的结构并定出其生成元。其中关键定理是Nn与托姆复形的同伦群同构。他还把配边理论推广到定向流形,并且得到相应的结果。这个漂亮的工作不仅引出一系列新配边理论,而且对数学产生冲击性的影响。
 
利用托姆的配边理论,德国数学家希策布鲁赫(F.Hirzebruch)证明了高维代数的黎曼-洛赫定理,米尔诺证明了7维球面上有多种微分结构,阿蒂亚和辛格(I.M.Singer)给 出指标公式最早证明。托姆其后发展了奇点定理,并提出突变理论,引起了轰动。突变理论系统论述于1972年出版的《结构稳定性与形态发生》一书中。这时他的兴趣转向生学、语言学和哲学,并建立“语义物理学”。1989年《语义物理学概要》出版,提出他的一套科学哲学体系。托姆是法国科学院院士。
米尔诺1931年2月20日生于新泽西州奥兰治,中学时期就是数学竞赛的优胜者。1948年进入普林斯顿大学学习,1951年毕业,1954年获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1956年任教授,1962年任亨利·帕特曼讲座教授。1968—1970年任麻省理工学院教授。1970年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数学教授。1989年起任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米尔诺的工作继续托姆对于定向配边群的确定,并推广到复配边、酉配边、自旋配边等理论的研究。1956年他证明7维球面上存在多种微分结构而引起轰动,由此开创微分拓扑学的新纪元。接着他与瑞士数学家刻维尔(A.Kervaire)得出高维球面上微分结构群的结构,他提出的换球术成为研究高维流形的基本方法。1964年他证明微分流形的切丛和庞特里亚金示性类不是拓扑不变量。他在1961年首先举出主猜想的反例,系统建立怀特海(J.H.C.Whitehead)扰元理论,同穆尔(C.C.Moore)建立的霍普夫(H.Hopf)代数是量子群的原型。其后,他的工作涉及微分几何学、动力系统理论、代数K理论、二次型理论、代数数论等等,尤其在复超曲面理论、迭代映射等多方面有重大贡献。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曾获美国国家科学奖章(1966),1989年获沃尔夫奖。
阿蒂亚1929年4月22日生于伦敦。1949年入剑桥三一学院学习,1952年毕业,1955年获博士学位,1954—1958年任研究员,1958—1961年任讲师。1961年去牛津大学任高级讲师,1963—1969年任塞维尔几何讲座教授。1969—1972年任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数学教授。1973年回牛津任皇家学会研究教授。1990年回剑桥任三一学院院长。阿蒂亚的最重大贡献是同辛格在1963年证明了指标定理,把拓扑不变量通过解析不变量表示。由这个定理可以推出许多数学上的重要定理,其证明也涉及数学上诸多领域,特别是偏微分算子和他参与建立的K理论。K理论是第一个重要的广义上同调理论,有广泛应用,英国拓扑学家亚当斯(J.Adams)曾用来解决球面上独立向量场的数目问题。到1970年代阿蒂亚启动新一轮研究,即规范理论和拓扑与几何关系,进而导致20世纪最后25年低维拓扑及几何和理论物理如量子场论与弦论的奇妙关系的发现,它把拓扑、几何和物理都带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阿蒂亚是英国伦敦皇家学会会员,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法国科学院外籍院士,1983年获爵士称号。1990—1995年任皇家学会会长,1990年他任新建牛顿数学科学研究所首任所长,在这些位置上对科学政策、教育与研究方向发挥重大作用。
 
斯梅尔1930年7月15日生于密歇根州弗林特。1948年入密歇根大学学物理,后转为数学, 1952年毕业,1953年获硕士学位,1956年获博士学位。其后在芝加哥大学任讲师,并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作研究,1961—1964年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1964年起任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1998年任香港市立大学教授。 斯梅尔早期工作是关于流形的浸入问题,特别是他发现了不弄破球面而把里面翻到外面 的方法。他最大的成就是证明5维及5维以上的庞加莱猜想,即一个与Sn(n维球面)具有相同同调群的单连通闭n维流形一定与Sn同胚(n≥5)。而原来n=3的庞加莱猜想至今尚未解决,成为21世纪最大难题之一。1960年以后他开始研究微分动力系统,通过拓扑方法奠定这门科学的理论基础,这理论其后获得飞速发展(如混沌理论)。他还研究数理经济学、计算复杂性理论、非线性泛函分析以及在物理学、生物学等方面的应用,成为当代最有影响的数学家之一。他获得过多种荣誉,如1965年获美国数学会维布仑(Veblen)几何学奖。1970年,他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前苏联数学家诺维科夫1938年3月20日生于高尔基城,父母都是杰出的数学家。1955年进入莫斯科大学数学力学系学习,1960年毕业后到数学研究所当研究生,1964年获副博士学位,1965年获博士学位,其后回莫斯科大学任教授。1971年以后,他转向理论物理,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数学室主任。到戈尔巴乔夫时代,他才获准出国访问,1992年后定期在美国马里兰大学任教。
 
诺维科夫在1970年获奖之前工作方向主要是拓扑:研究稳定同伦群的计算以及复配边理论,证明3维流形上余维1的叶状结构一定存在紧叶。他最大的贡献是证明单连通流形有理庞特里亚金示性类的拓扑不变性(注意:庞特里亚金示性类不是拓扑不变的!),还对5维及5维以上单连通光滑流形进行微分同胚的分类。他引入高阶符号差并提出诺维科夫猜想,推动了其后拓扑学的发展。1971年以后他研究数学物理学,特别是研究弧子解的周期性及其与黎曼曲面和θ函数的关系,完全可积系统的哈密顿力学,量子力学与量子场论中一些拓扑不变量等。诺维科夫早在1966年就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1981年当选为院士,1994年被选为美国科学院国外院士。
奎伦于1940年4月22日生于美国新泽西州奥兰治。1961年大学毕业后到哈佛大学随拓扑学 家博特(R.Bott,也是斯梅尔的博士导师,2000年沃尔夫奖获奖者)做博士论文,1964 年获博士学位。此后他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1971年起任教授。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奎伦的工作继续前人的工作:首先在米尔诺和诺维科夫的复配边理论中,发现其结构与形式群的关联,其后解决拓扑K理论的亚当斯猜想,在同伦理论中引入有理同伦理论及其重要工具,微分分次代数(DGA)以及极小模型。他的巨大贡献在于运用拓扑思想解决代数及其他领域中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系统建立代数K理论,现在已成为庞大分支。另一个重要成就是证明塞尔的猜想:多项式环上的射影模必是自由模。正如前面几位大师一样,奎伦最近的研究也与物理有关,这涉及当前的热门:黎曼曲面的参模空间,其上的向量丛等等,它们与规范理论和弦论有关。 低维拓扑学的振兴瑟斯顿于1946年10月30日生于华盛顿。1967年在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新学院获生物学学士学位,后去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读数学研究生,1972年获博士学位。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一年,1973年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1992—1997年任伯克利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其后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任教授。 瑟斯顿的主要贡献是闭3维流形的分类。他把3维流形分解为“素”流形的连通和,然后提出一个分类纲领,即每一种素流形都具有8种几何结构的一种,他完成了这个纲领的大部分。他还对泰希米勒空间、克莱因群、动力系统等理论得出重大成果,在拓扑学方面对叶状结构理论以及证明史密斯(P.Smith)猜想做出贡献。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获得1976年美国数学会维布仑奖。
弗里德曼1951年4月21日生于洛杉矶,1968年在伯克利分校读一年之后,去普林斯顿大学读博士,1973年获博士学位,其后在伯克利任讲师。1976年到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任助理教授、副教授,1982年起任教授。1984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1987年荣获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弗里德曼的主要贡献是打破4维流形的禁区,在1981年率先证明了4维庞加莱猜想,而且完成4维单连通流形的拓扑分类,他的主要结果是任何整系数公模二次型都是某4维流形的交截形式。他的工作直接影响唐纳森进一步的结果。到1990年代,他的方向转向应用拓扑学与物理学,特别是等离子体物理和磁流体力学。
 
唐纳森于1957年8月20日生于剑桥。1976年入剑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学习,1979年毕业。1980年到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读研究生,1983年获博士学位,其后在牛津大学万灵学院任初级研究员。1985年以后任牛津大学沃利斯(Wallis)数学讲座教授。 唐纳森的数学工作紧随弗里德曼。他证明光滑单连通4维流形如具有正定交截形式,则可以化为整数系数的对角形式。结合弗里德曼的工作,由此得出惊人结果:4维流形上可以存在不同的微分结构。尤其是4维欧氏空间上存在着不可数无穷多种微分结构。更令人惊异的是他的结果建筑在拓扑与规范理论的奇妙的联系之上,这引发后来不可思议的发展。
琼斯于1952年12月31日生于新西兰吉斯伯恩。1970年入奥克兰大学,1973年毕业。1974年到瑞士日内瓦进修,先学两年物理,后来师从拓扑学家黑富利格尔(A.Haefliger)学数学,1979年获博士学位。1975—1980年间同时任日内瓦大学助教。1980年赴美,1981年在宾州大学任教,1985年起任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琼斯的重要贡献在于引入分类纽结与链结的不变量——琼斯多项式。从1928年美国拓扑学家亚历山大(J.Alexander)得出分类纽结的亚历山大多项式以来,这一领域50多年进步不大,直到1984年琼斯得出他的多项式。有趣的是,他是通过冯·诺伊曼(J.von Neumann)代数来构造多项式的,这种联系完全难以想象。琼斯多项式在一两年内得到快 速推广,先后得出HOMFLY多项式和考夫曼(L.Kauffman)多项式,最后得到瓦希里耶夫 (V.Vassiliev)不变量。几年之内,纽结理论成为一大热门。琼斯多项式的意义还不限 于纽结理论,它与3维拓扑学以及物理领域有密切关系。
 
威滕于1951年8月26日生于马里兰州。他在布兰迪斯大学学习历史和经济学,1971年毕业,曾参加1972年总统竞选事务。其后到普林斯顿大学学习物理,1974年获硕士学位, 1976年获博士学位。而后在哈佛大学作研究工作,1980年任普林斯顿大学物理教授。 1987年起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物理教授。 威滕物理学家的身份曾引起许多数学家对他数学工作的疑虑,但阿蒂亚据理力争,他认为很少数学家具有威滕的数学能力。威滕的目标是建立大统一理论,他的方法很大程度是拓扑的,特别是他对莫尔斯理论、德·拉姆(de Rham)和霍奇(Hodge)理论,尤其是指标定理给出新的表述及证明。他给出威滕不变量,结果以琼斯不等式、弗洛尔 (A.Floer)不变量和唐纳森不变量为其特殊情形。1990年代威滕的工作更为辉煌:一是 在1994年同塞伯格(N.Seiberg)引入塞伯格-威滕不变量,这通过解线性方程可以计算的不变量使得过去许多不变量相形见绌。二是在1998年建立M理论、统一不同形式的弦论成为完整的框架。他已经发表200多篇论文,被誉为当代最有影响的物理学家之一。追根溯源,这些都来自拓扑学的威力。

英译汉之后

最近翻译了几篇陶哲轩的文章。觉得中文比英文简洁得多。英文的罗嗦是和作者无关的。作者再牛,用英文写只能写出一些罗哩罗嗦的东西。

我很不喜欢汉译英。对于上乘的汉语,翻译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只有非常非常上乘的英文,才会无法翻译。

鲁迅是讲究硬译的。而钱钟书一直有一种不拘泥于原作的欲望,也许这正是基于对中文和对外文的熟稔。如果只是保持意思不变而不必忠实原作,他可以把原文改写成中文,而且效果会更好。

如何选校

译自陶哲轩的博客

我在我家乡的 Flinders University得到了本科学位。那所大学不大,而且不知名,但是非常友好,离家很近,而且那里的数学系愿意接受我的特殊的教育背景。我读研是在普林斯顿,更知名,对我来讲也非常合适。我碰到了一个非常优异的指导教授,一个富有挑战性的自我驱动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对自己数学知识的自负被击得粉碎。我的第一个博士后职位是在UCLA。我非常喜欢这所学校,从此之后也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尽管许多当时和我一起工作过的老师后来走掉了。

数学比严格重要,兼论关于数学的三个境界

译自陶哲轩的博客

三个境界:
前严格,大学低年级之前
严格,大学高年级到研究生低年级
后严格,研究生高年级以及之后
你知道该怎样去严格地思考当然及其重要,但这只是给了你可以避免错误和消除误解的方法。但很不幸的是严格的思考常常产生我们不想看到的结果:基于直觉的想法,比如试探、基于经验判断而非严格逻辑的演绎、与其他学科(比如物理)的类比、总是被人批评说是“不严格”。人们常会放弃直觉而拘泥于严格,于是陷在第二个境界不能自拔。

严格的核心不是毁掉直觉,而是毁掉不好的直觉,澄清并深化好的直觉。只有把严格和直觉结合起来你才可以处理那些深奥的数学问题;你需要严格去精确地处理细节,需要直觉去用整体的眼光去指导细节。缺少任何一个,你只会在黑暗之中误打误撞(你当然可以得到建设性的进展,但显然非常低效)。所以你只要一适应严格的数学思维,就应该回归你的直觉并用新的思维方式检验并提纯他们,而不是把直觉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