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宗教想起,勾划逻辑实证主义的江山

罗素说过,从假的前提出发,一切都是可能的。宗教之所以五花八门形形色色,起因大概也在于此。宗教可以被简单地抽象成第一性原理加逻辑推演,于是我可以说,宗教之价值很大程度上要归于逻辑的贡献。

兴趣的划分上,逻辑实证主义只倾心于此岸。

人类的精神活动可以归为体系的建立,跟宗教一样,可以被归纳为第一性原理加一堆逻辑的推演。比如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比如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区别是,科学是要守规矩的。量子力学的原理之所以被大家所接受,是因为没有任何实验与其背道而驰,而宗教没有任何规矩可守;而且,第一性原理是可以而且是(就现在的人们的信仰来看)一定会被修改的。比如现在许多人一心想证明量子力学不对。这倒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最起码有人相信我们一对会发现量子力学的局限之处。你推理的起点可以有错,大不了改了重来。但宗教是不可以的,否则就是砸人饭碗。

当然,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但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看来,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随着人类知识的积累,能够解释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你把不能解释的事情诉诸于彼岸是暂时性的。风神雷神雨神只是临时工,到了二十一世纪就要失业。

一个基本的观点是(类似于量子力学中所谓的从头算和第一性原理),这个世界是发展的。进步,或先进性,是马克思的所坚信的一种价值取向。凭什么说资本主义该被打到,凭什么工人阶级要掌握政权?马克思是这样论证的:资产阶级落后,无产阶级先进。所以中国的孩子们都牢记马克思爷爷的话:宗教是精神鸦片。

作为主义上的对头,社会主义者对宗教的批判不可谓不猛。显然,宗教排斥发展。教皇当然是可以给伽利略平反的,给李政道颁奖什么的也是可以的。但是你说咱们把圣经改改,恐怕是不行。他那一套东西千疮百孔了,但是就是要死撑下去,典型的历史进步过程中的反动力量。

宗教能给人带来的慰藉恐怕要从社会学和心理学的意义上加以分析。比如羊群效应。这是个可分析的内容,不应该害怕而诉诸于彼岸。如果有足够发达的研究和足够强大的执行力,我相信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什么东西,比如religion2.0吧,能在人的心灵领域创造和教堂礼拜相同的效果,而且比宗教能达到的效果更好。

就我的个人观察,逻辑实证主义在中国的现状不怎么好。西风东渐,在拜金主义上取得了很大成功,因为人天性总是喜欢享受,不喜欢遭罪的吧(这个命题我没有严格论证过,比较草率),而在哲学上似乎没有取得很大的成绩。逻辑实证主义是排斥神秘的,你不能动不动就说这个东西非人力所能为我们要靠天靠神仙。而中国人显然有种神秘主义的传统,且持续到现在,老百姓对于各路神仙的普遍态度是不可全信而不可不信,算命的也总是爱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这似乎和中国人文教育的失败和民众科学素养的低下正相关,不一定是好事。但我在大学物理系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这个地方的同学在有什么逻辑实证主义的倾向,科学素养高的样本中多数个体面对各路大神的时候也未必敢嗤之以鼻。所以我想,也许中国人的哲学倾向和中国的文化有那么一丝关系。

比如说于丹的什么什么心得,总是喜欢搬出来圣人说事,动不动就人家圣人怎么样怎么样。这从逻辑上说叫“诉诸权威”,属于典型的逻辑错误。但在观众里这似乎特别有市场。中国人是相信有圣人的存在的,这帮子人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秉异之处,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不属于一个种群,你不能幻想和圣人平起平坐;如果圣人活着,他一定比你高明无数倍,你只要听他的就好,不能有意见,更不能僭越。文 化 da革命时代全国人民跳忠字舞,毛主席说话就是圣旨,毛主席英明无比永远不可能错,维也纳学派的学究一定觉得无比疯狂,而在2010年的中国人看来这很正常,不难理解,可以想象,甚至有相当多的人依然在毛主席万岁(我的一个大学舍友坚持着对斯大林和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说服他是非常困难的)。
在比较变态的人文、自然科学和艺术领域,比如哲学,粒子物理理论,纯粹数学,或是音乐、绘画,人们也相信许多从业人员都有特殊的无法解释的脑部结构,是小概率的神奇变异的产物,至少至少也要跟正常人不同,比如智商要显著地高。而在逻辑实证主义看来,他的成功不是外星人帮助或是上帝显灵的结果,而必定是可以理解的,也许社会的条件有不同,但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

许多中国人会欣赏苦难美学,欣赏疯癫,忧郁,孤独。比如俄罗斯的知识分子的受难,十二月党云云,比如马克思韦伯的精神病,比如鲁迅的孤独和抑郁。许多人相信,伟大的人从本质上就是孤独的,因为深刻到了别人无法理解的地步。

这个恐怕主要是因为先前的教科文事业不是非常发达,识字的人非常少,能合格地完成创造前的准备工作的人更少。有个古人不是说,一个人用一生的时间学完微积分是不可能的么。可见那会儿合格的数学家是比较难做的,你必须要有足够好的条件,先天的,后天的。现在一个中学生掌握微积分的本质也不是太容易,但也不难,有个好老师教,自己悟性也够,就差不多了。人类的文化越发达,这个过程就越容易,说不定一百年之后微积分是初中内容。门槛低了,也就有大批大批的有兴趣的合格的年轻人能够完成准备工作,进入到科学的前沿。于是乎,学到一定程度,比如在一些大学里,大家发现其实大家都差不太多,你比别人强是可能的,比如你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什么的,但是孤独到没有人能理解你的概率非常之小。那些变态的事情其实都是鬼话,至少是小概率事件,什么头悬梁追刺股,马克思韦伯是疯子,先行者的孤独,爱因斯坦能跟上帝直接对话,某人对于微分流型的感觉是不可言说的,等等。我不好说那些所谓的牛人的事迹统统都是胡扯,因为聪明到那个程度的概率太小了,我貌似没有那么聪明。但是从哲学上说,比如基于逻辑实证主义的观点,我相信那些都是胡扯的。整天关注那些神秘的,人力不可能及的事情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至少不值得提倡。

人大概对于不可知的事情总怀有一定的好奇心,想寻求一个答案,但这个努力并不总是会成功,于是就编出一些鬼话来骗人或是骗自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伟人有超自然的特异的禀赋,我们无法理解,自然无法企及。比方说毛泽东出生的时候大自然发生了无数个版本的特异事件,他死的时候也是一样。藏在人心里的惰性和自然科学有一个本质上的不同,就是自然科学是找事的,守规矩的,而惰性喜欢省事,而且不受规矩。科学家会耗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解释自然界,这个过程是相当辛苦的,而且不论你工作多么努力多么废寝忘食地辛勤,只要你出错了就必须要认帐。这就是守规矩,规矩就是自然界,你做出来的结果和自然界不一样就是你错了,你不能狡辩,不能胡扯。而惰性非常轻松,只要你把事情全部归因到神灵上,你就不需要在地底下建一个周长几十公里的加速器,不需要找几千个人把人的基因组全部测一遍。而且没有规矩可言,你想怎么说怎么说,女的是男的肋骨整出来的,唐玄奘往天上看一眼就有大雁掉下来摔死。如果有人找你争辩把你逼急了,你尽可以像算命的人一样会他一句:天机不可泄漏。

科学的发展倒是有好处的,比如提供了许多就业岗位给大学教授,给百科全书的编辑。如果大学里只有一堂课,课上只讲一句话,天机不可泄露,科学家岂不都失业了么?

当然,怀疑宗教是砸人饭碗,但你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上帝了,都天机不可泄露了,就没有砸人家PhD们的饭碗么?

从饭碗着眼,逻辑实证主义的江山不会稳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