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善,文化大革命,继往开来

一 关于至善

三纲八条已经被绝大多数人淡忘了吧?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但这个似乎不是特别重要了。我们吃着一样的麦当劳肯德基,读着一样风格的文章……那么多人看《南方周末》,可多少人能写得出钱钟书或是鲁迅那样传统的中文?
由于许许多多的原因,我们的传统逐渐被割裂。现在的年轻人不读经典了。

追求至善是中国的一个传统。这是文人士大夫的传统,底层的人恐怕不买帐。文人的不一定是好的,但这个传统是好传统。

追求是无上限的,不应该有一个止境。至善是一个彼岸的目标,永远不可能达到,如果我们真心信奉这种完美主义的伦理学,我们的追求也就注定不应该停止。

二 死守成见

成见和偏见不同。被大众讥讽为偏激的人,大多数是杰出的,只不过是杰出到常人无法理解,因为常人囿于成见。偏见是可以改观的,可以与时俱进的,而成见的持有者大抵是死守着成见不放。中国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是后者。如果中国的传统依旧占有统治地位,这样的行为会遭到鄙视。但这个社会的评判体系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观。

死守成见,按我们的传统,应该被批评,被唾弃。但我们已经没有传统了。

三 文革

中国传统的精英阶层已经被消灭了。中国的传统文人的经济基础无非是两个,剥削农民,做官或帮闲。中共之后,旧式文人已经彻底灭绝,而中国的资本家甚至没有来得及形成气候。中共的革命确实是非常震撼的,革命的破坏力涤荡人心,把精神领域的秩序完全彻底地颠覆了。美国英国的文化虽然在一直变,但他们的最精英的思想没有被斩断。精英的思想是保存在人心里的,那里的资本家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有二战,有经济危机,但资产阶级一直稳定地存在,于是他们的精英思想也就一直稳定的存在。中共当政之后是几十年的大混乱,胡风不过说了几句话便入狱,知识分子百花齐放最后被引蛇出洞,彭德怀到处咬人最后自己被咬,然后是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传统总是要有足够多的有足够高的教养和素质的一批人来传承的,但这批人的下场如何?国家主席被折磨死,元帅将军被折磨死,省委书记被折磨死,或者他们自己了断自己,或者,命大一点的,在监狱里面熬到伟大领袖逝世。肉体都不存在,何谈精神?且不说活下来的人必须天天面对伟大领袖宣誓效忠,努力进行思想改造。学生蜂拥而上,想出各种办法折磨自己的老师,或者把老师打死,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在美国发生,因为那里的人有稳定的价值观,不会突然之间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可是中国人确实不知道什么应该是好什么应该是坏了。伟大领袖没有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先前是按照孔夫子那一套东西生活的,突然之间,孔老二被打倒了。这其实也不一定是坏事,只要我们有能力创造出一套更好的准则让人们去遵循,可惜的是伟大领袖以及伟大领袖领导下的各路神仙没有这个能力。伟大领袖写了许多诗词,看了许多历史,写了一些散文,仅此而已。Maoism纯是胡扯。创造出一个主义,一个ism,Lenin可以,Mao没那两把刷子。他不但理论水平不行,从行为艺术的角度看,作为一个心重、城府深、非常记仇的农家子弟,他在世俗世界里的所作所为也完全不能让我们当作榜样。

我其实不反对个人崇拜,只要这个人很神,足够牛,牛到能创造一个ism。比如你去崇拜释迦牟尼,我不反对,虽然我反对佛教。尽管我觉得佛教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相信,佛教有比较完善的经济结构社会组织系统以及伦理准则,如果一个地区或是一个国家的所有人都坚持信佛,这个地方就算不会完美,也最起码不会乱套,不会像文革那样是非不分。

但事实是,没有这样一个人嫩够如此之神。人不是神仙,人不能做无限伟大的事情。但凡是人能做的,必然是有限的。所以我反对现实中的个人崇拜。还拿释迦牟尼说事,其实他只是一个符号,佛教走到今天,是无数僧人努力的结果。

四 继往开来

中国的精神领域的混乱从文革开始就已经无可避免了。旧的东西已经没有了,新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作为个体,形成自己的成熟的价值体系并不难。但一个稳定的社会需要稳定的文化,需要稳定的价值观,中国也需要重塑一个欣欣向荣的精英群体,维持一个高尚的精英文化。

我比较悲观。我不知道中国需要多少年才能完成这一任务。我也不知道中国的传统是否应该得到传承。

现在的中国的大学生显然没有了古典文人三纲八条的追求,也没有了古典君子的气度。

转载一篇文章。关于牛顿的。

3月28号是牛顿的忌日,但是知道的人很少,我们毕竟更关心沈殿霞和张国荣。其实牛顿老师在科学圈里曾经很有权势,被女王封了爵位成了贵族,人称牛爵爷,官至皇家造币局局长兼皇家学会会长。如果阿尔伯特没有辞了以色列总统的话和他有一拼。

说他有权势并不仅是官大,主要还是贡献大。如果17世纪就有诺贝尔奖的话,牛顿老师至少能连续垄断4届物理学奖(分光计;力学体系的构建;反射望远镜;万有引力),同时为了表彰他在炼金方面的造诣,再奉送他一届化学奖。而且这孙子鼓捣出了流数术,所以菲尔兹数学奖也要给他。要知道,他的这些发现基本都是在26岁以前获得的,30岁以后牛顿就开始玩票了,成天琢磨上帝和炼金,以及怎样把莱布尼茨搞臭,捎带手的把以前的发现整理成书。所以你能想象到他在当时的欧洲是如何的一呼万应,敢跟他叫板的只有莱布尼茨和大主教贝克莱。牛老师死的时候,全英国的贵族以给他扶柩为荣,全欧洲的名流蜂拥伦敦。来自法国的傻逼文科生伏尔泰在国葬现场大受刺激,回去就写了首诗,嫉妒之情溢于言表。

牛顿老师的一生是天才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也是孤独的一生。一辈子没有朋友,也没有结过婚,很可能到死都是处男,关于牛顿是否处男的问题,由于篇幅过长,我将在另一篇文中论证。当然他肯定不会孤独,因为科学的世界里乐趣无限,快感连连。出乎世俗想象的是,科学其实远比任何娘们儿都风骚,玩科学比玩女人爽得多,得到一个成果所获得的高潮强烈而持久,不仅有快感,更有巨大的自我认同感,远胜于那几秒寒颤之后无边的空虚与落寞。所以陈景润其实是沉溺于美色不能自拔,身体弱架不住高潮过度被爽死了。

牛顿老师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他生性孤傲,自恃高才,瞅谁都是傻逼,当然不会真心跟傻逼交朋友。同时在他眼里人是不分男女的,只有傻逼和巨傻逼两种,所以他对女色没兴趣也就可以理解了。曾有婚介中心给他介绍过几个名媛,拾掇拾掇都是当王妃的坯子,但一见面就受不了他的牛逼烘烘和不知所云。

另一方面是外在的,不光他不愿意交朋友,也没有人真正想跟牛顿当朋友,结交他的人大都各怀目的。人们对他毕竟只有敬畏和仰慕,并不真的喜欢他。这道理其实很浅显,绝大部分人都热衷于跟比自己傻的人待着,很少有人愿意在人精的身边衬托自己的二逼。所以不少人都喜欢小动物和小孩子,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够傻,他们在这些东西身上能获得安全感与主宰感。不少姑娘一见到小猫小狗小人儿就会迫不及待的搂抱,然后就是很嗲的说好可爱欧~,简直听得人阴毛乍竖。要知道有时候可爱和憨态可掬的潜台词就是弱智。猴子也好玩,喜欢的人就少多了,因为灵长目动物够机灵,经常是耍猴不成被猴耍,那些人没有驾驭猴子的自信。同理,喜欢小孩的也是因其单纯缺心眼与不谙世事,在他们眼里,小孩跟小动物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四条腿走路,露着屁眼随时拉撒。如果遇到一个小天才,3岁就会心算三位数乘法或者知道傻逼二字的正确写法,她们一定会骇破了胆。所以那些喜欢养猫狗的女士们别再标榜自己有爱心了,你们其实非常缺德。我从不喜欢猫狗,这是因为我敬畏大自然的生灵而不忍戏弄它们;我也不喜欢小孩,因为我把他们当作一个大写的人而不是小畜生看待。

大家不喜欢牛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性格暴戾乖张。长年在他身边的人回忆说,牛顿在人前只笑过两回,其中一次还是嘲笑:有人问他,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那么老朽,不知道还有什么价值。牛顿闻听放声大笑。而且他人品太差,跟谁都打架。众所周知他从小就有校园暴力的记录,胖子同学不小心踩了他的风车,他抬手就把胖子打哭了,我们的教科书居然说这是他有志气的表现。长大了不以拳脚论高下,他就雇用枪手大骂莱布尼茨,甚至不惜化名亲自去骂,人品至此真是无以复加。莱布尼茨若不是脸皮厚早就跟纳什一样疯了,而且牛顿肯定会拍个片子叫《丑陋心灵》继续恶心人家。

关于牛顿的另一个谎言是他的谦虚,证据就是牛顿老师说过两段著名的话,一段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另一段是海边捡石头子。这确实很有迷惑性,我第一次听说时感动的直冒鼻涕泡。但任何话语都是有语境的,巨人肩膀那一句的语境是这样的:胡克其实早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并推导出了正确的公式,但由于数学不好,他只能勉强解释行星绕日的圆周运动,而且他没有认识到支配天体运行的力量其实是普遍存在的,是“万有”的。第谷早在100年前就发现了行星的公转其实是椭圆运动,开普勒甚至总结出了行星运动三定律。所以科学界对胡克的成果不太重视。后来数学小狂人牛顿用微积分极其圆满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并把他提出的力学三条基本定律成功推广到星系空间,改变了自从亚里士多德以来公认的天地不一的旧观点,被科学界奉为伟大的发现。于是胡克大怒,指责牛顿剽窃了自己的成果。牛顿尖酸刻薄的回敬道:是啊,我他妈还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这本是一句反语,至少不是真的想客气一下。几百年后罗永浩说自己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是这意思。但后人出于塑造完人的目的,只保留了孤立的原话而去掉了语境,变成了一句彻头彻尾的谦辞。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另一段话上:牛顿晚年因为树敌过多,来自欧洲大陆比如法德的一些新锐科学家质问他:“牛顿你丫牛逼什么啊?”牛顿此时完全的展现了他科学界大宗师的风度与水平,借助与孩子对话的机会潇洒的回敬道:“我没有什么牛逼的。我只是一个在海边独自玩耍的小孩,偶尔会为捡到几个美丽的贝壳而欣喜若狂,却对面前浩瀚的真理大海无所察觉。”意思是说你们他妈的连贝壳都看不见有什么资格评价我?几十年的官场毕竟不是白混的,牛老师甩片儿汤话的水平已经到了信手拈来闲庭信步宠辱不惊的境界,所以我们只记住了这一段优美至极、深邃如同诗歌的话语。

牛顿老师人品差,不谦虚,没朋友,按现在的说法这是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事业不会成功。但我们也发现,当智商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可以取代情商的。所以那些说自己情商低的所谓天才们,你们没成功只是他妈的还不够聪明而已,怨不着人家情商。要知道牛顿是个遗腹子和早产儿,出生时体重不到5斤,没吃过DHA和RHA配方的奶粉。亲娘改嫁后跟文盲姥姥度过无聊的童年,没有任何的早期智力开发和学前启蒙,7岁上学以前脑子里空空如也,牛妈妈对他的期望仅仅是认识点字然后回家务农。但是牛顿上中学后已经熟练掌握了拉丁语希腊语西班牙语和英语,然后被推荐进了剑桥,20出头就当了卢卡斯教席的终身教授。如果他能活到今天,我一定会请他当熊博网的形象代言人兼吉祥物。

晚年的牛顿除了升官发财再无其他骄傲之处,而且官迷心窍,没退休一直干到85岁寿终。当然他并没闲着,写了150万字的神学著作跟上帝猛掏心窝子,同时坚定投身化学事业,在家里盖了窑子,拿出年轻时搞物理的劲头玩命试验。但这次他的出发点就错了,总是希望从黄铜和煤渣中提炼出黄金。要知道化学反应只能改变分子并不能改变原子,能给原子做变性手术的只能是核反应。他违背了化学定律里的物质不灭原则,所以虾米了。

我其实很装逼

一 关于天才

我不是天才。显然不是。
但我没有见过天才,所以也不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天才。也许只是我自己坐井观天,没有见过世面而已。

我一直觉得,向上是有极限的,向下无极限。人不能无限强悍,不能无限天才。但是堕落是可以想怎么堕落怎么堕落的。

但是我听过许多这样的传言,说是某某如何强悍如何天才,不一而足。我向来是不信的。因为说话的人是贰屄。贰屄眼里的天才是不是天才很值得怀疑。

二 关于贰屄

我承认自己很贰屄。但我觉得周围的人也很贰屄。大家其实都差不了多少。

人是不可能完美的。都会犯错误,都有二的时候。

三 关于装逼的准确定义

我不想装逼。真的很不想装。你说我是贰屄,我承认,绝对承认,无条件承认,举双手承认。对于这样一个如此坦诚的人,怎么会装逼呢?

山东人,或者广而言之,一切成长在思想文化落后的地域的人,从概率的大多数上进行描述,都有这样的普遍特点,就是犯了错误会觉得很丢人,坚决不认账,不承认自己是贰屄。
这个缺点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就是盲目崇拜。把人妖魔化也自然会把人天使化。比如在还有许多人觉得毛泽东是神仙,这个论据充分证明了中国在思想文化领域的落后水平和群众觉悟的低下。

装逼有两种,一种是低级的,道德水平高的,1.1 犯了错误竭力掩饰 1.2 有了成绩竭力宣传;另外一种是高级的,道德水平低下的,2.1 贬低或妖魔化别人以抬高自己,貌似是在维护真理正义 2.2 夸奖或天使化别人以抬高自己,显示自己的思想觉悟。

四 关于幽默

如果对于幽默进行严肃的学术研究,会发现有两种,一种是有尊严的,一种是无尊严的,前者靠智慧,后者靠当小丑。参见钱钟书。

自嘲是一种高级幽默。至少我这样看。涉及到别人是很敏感的,搞不好会出问题:你觉得当小丑不爽,就让别人当小丑,是很不地道的。调侃自己则不会出问题。安全而且厚道。能够意识到自己很二,我觉得是一种智慧,所以我觉得自嘲是一种高级幽默,讲道德,有智慧。

五 文化差异

可惜在xx大学,自嘲会很行不通。在一个错误被竭力掩饰的地方,你指出别人的错误是大忌讳,你坚持让对方认账就是在向对方表示我要跟你过不去。这时候竟然有一个人出来调侃自己的毛病,不是傻逼是什么?

一种行为在一种文化之下被解释为好,在另外一种文化之下很可能被解释成坏。

我经常听说文化这个词,也经常听说亚文化这个词。但是我觉得文化是可以无限细分下去的,可以有亚亚文化。比如说有的文化里面幽默乏,有的文化里面幽默高级。

在任何一个地方,跟主流为敌都是很危险的,你如果意识不到你在变成异类尚情有可原,如果你自己知道而故意犯众怒则是找死。在文明一些的文化里,人会被孤立,在一个野蛮些的文化里,就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不小心和贰屄们在一起,该怎么办呢?一是装作比他们还二,二是不要让他们发现你在装。

当然有些人就是想当烈士。这个我不大提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被人孤立成神经病了也算是丢了本钱。而且反抗庸俗也不见得有多光荣。聪明的主要作用不应该是拿来炫耀。

七 正确的价值观

鹰会比鸡飞得还低,但鸡不会比鹰飞得更高。努力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别人做不了的事情。你可以嘲笑布莱尔拼错了一个单词,但是你选不上英国首相。

监狱和学校都是成员自治机构

我突然意识到按成绩排名的荒谬。这个东西完全不能体现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我很有一种负罪感,因为小的时候非常瞧不起那些所谓学习不好的同学。这样的行为其实是中国的制度之下的一种普遍的表现。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我一直觉得评价一个人应该只考虑概率。他是前10%的优秀的人,这就够了。对同样水平的人来说,最后能不能取得成功其实和智力没什么关系。和高考分数更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未成年人是和成年人隔绝开的。小孩子们自己组成一个团体,有团体就要有等级结构,有高下尊卑。这样必须有一个决定标准。决定的标准是什么呢,没那么简单,不好说,但这个标准一定是偏离现实的,一定和成年人呆着的真实的社会里的游戏规则不一样,和最理想的标准也不一样。
高考就是一个标准。分高者尊,分低者卑,分高者高,分低者下。当然这个标准也没有绝对的统治力量。社会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学校当然不能免俗。比如家里是不是有钱有背景,比如长相。有人说人在社会上的混得怎么样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得差不多了,固然偏激,不过挺有道理,比如家里有没有背景比如长相。

学校就像监狱,都是成员自治机构。比如狱卒的职责是保证犯人不饿死,至于说这个犯人在里面会不会被人孤立人家管不着,你们自己玩去吧。当然这个所谓的职责也是在进化的,以前大致有一段时间狱卒似乎没有义务保证犯人会不会被饿死。所以我预测大概以后学校里面老师的职责是关注学生有没有被孤立。

全世界都量子

我至今没有发现固体有什么独立的东西。也许是因为我功夫还不到吧,我总是觉得,固体物理不过是量子力学和量子统计的应用。之所以独立出来不过是因为人太弱智,只能研究这些简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