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和学校都是成员自治机构

我突然意识到按成绩排名的荒谬。这个东西完全不能体现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我很有一种负罪感,因为小的时候非常瞧不起那些所谓学习不好的同学。这样的行为其实是中国的制度之下的一种普遍的表现。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我一直觉得评价一个人应该只考虑概率。他是前10%的优秀的人,这就够了。对同样水平的人来说,最后能不能取得成功其实和智力没什么关系。和高考分数更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未成年人是和成年人隔绝开的。小孩子们自己组成一个团体,有团体就要有等级结构,有高下尊卑。这样必须有一个决定标准。决定的标准是什么呢,没那么简单,不好说,但这个标准一定是偏离现实的,一定和成年人呆着的真实的社会里的游戏规则不一样,和最理想的标准也不一样。
高考就是一个标准。分高者尊,分低者卑,分高者高,分低者下。当然这个标准也没有绝对的统治力量。社会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学校当然不能免俗。比如家里是不是有钱有背景,比如长相。有人说人在社会上的混得怎么样在出生的时候就决定得差不多了,固然偏激,不过挺有道理,比如家里有没有背景比如长相。

学校就像监狱,都是成员自治机构。比如狱卒的职责是保证犯人不饿死,至于说这个犯人在里面会不会被人孤立人家管不着,你们自己玩去吧。当然这个所谓的职责也是在进化的,以前大致有一段时间狱卒似乎没有义务保证犯人会不会被饿死。所以我预测大概以后学校里面老师的职责是关注学生有没有被孤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