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偏方

本科学哲学,或是受过哲学的严格训练的作者,往往能够写出非常好看的书。比如Paul Graham的Hackers and Painters,比如索罗斯的 The Sores Lectures,比如周国平的散文。
另一条是,具有严重不靠谱的跨学科的学术训练的人往往也能写出非常好看的书,比如《人月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