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应是艰苦的历程

我觉得人生应该是一个苦难的历程。你可以选择逃避苦难,这是人的本能,但人的本能中,也一定有冒险的迎接苦难的成分。数学和物理上的难题一直都有人去做,倒不见得一定是装逼,总有人会喜欢挑战的。或者,苦难这个词用得非常让人不舒服,让人连想起某篇著名的随笔,那我用艰苦好了。人生应该是一个艰苦的历程。既然是难题,解决的过程一定是艰苦的,不艰苦的东西不是难题,随随便便就能被人搞定的东西不可能有价值,至少不可能有很大的价值。之所以说人生“应该”艰苦,是因为人都会花一些时间在其他的琐碎的事情上,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解决有价值的难题,爱因斯坦是搞相对论的,但他不可能只研究物理不吃饭不上facebook不和女人打情骂俏。
之所以科学家是比较受人尊敬的,大抵科学家比其他职业的人更艰苦,要花更多时间在艰苦的事情上。难题一定艰苦,但艰苦不一定就是难题,搞SM的在常人看来都很难忍受,但那种苦不是科学家的苦,不是人生应该追求的苦。把一件其他人很难做好的东西做好,好到极致,很难的,你要达成目标必须非常艰苦的工作;而这和生理上的受罪是两回事。许多工程师会不喜欢我对科学家的过度褒扬,他们会觉得自己的工作也非常艰苦,比如投行的人长期压力大睡眠不足,写程序的人工作时间非常长,咖啡消耗量非常大,等等。但这只不过是生理上的折磨,你的大脑皮层要求休息你拿咖啡因上去抽几鞭子他就又干活了;你大可酒足饭饱把觉睡够,这时发现你要解释的实验数据还是没能有一个理论解释清楚,正是这样的困难导致了人生的艰苦。可惜的是,大部分工程师做的事情大部分都不是很困难,可替代性很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