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大师

五四前后的文科大师其实赶上了一个中国文人的最好时光。这时候的中国虽然形式上把科举废了,但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背离学而优则仕的路子,如胡适和蔡元培。蔡元培是最典型的旧官僚,前清的文人,靠自己的文化当上了前清的官僚,打着红旗反红旗密谋把给自己发工资的老板废掉。清朝花钱送出国的留学生除了跟外国人打仗死了一帮,也在造反,要么至少也参与造反。

造反成功之后虽然已经没有科举了,新的共和国的上层总体上都还是以前那帮子文化人,甚至可以称之为文人,他们喜欢交往的也都是文人。政治总是难免党同伐异,比如现在的秘书帮。。。按下不表。。。五四那会其实也一样,作为文人的文官总是喜欢与公与私帮助自己的朋友,于是在政治上提高了文人的地位。鲁迅和章士钊在文化部里面都是作为文人而存在的。如果部长不是蔡元培,想都不要想。能做多大事情是和你手里有多少资源成正比的,钱学森如果在caltech一辈子,他依然会是个牛逼的工程师和流体力学家,但不可能在国家博物馆给他办个纪念展。政治资源如果被文人把持,显然文人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一个国家的资源,哪怕只有一部分,对于一个精英群体来说,也绝对奢侈到用也用不完的。

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官方定义在政治上是准确的,市民或者说小资小市民没有话语权,商人被踩在脚底下,除非你是跟洋人做生意的假洋鬼子或是买办;半封建的代表就是前清养出来的文人和他们的文人朋友。共产党军队打不过架开始亡命之后瞿秋白在南方被抓住,国民党要弄死他,这事其实无法回天了,但是蔡元培还是一直在反对,人家多有才啊杀了多可惜。要搁现在,首先你一个文人绝对不可能当得上政治局的一把手,现在文人已经没有那个资源了。再比如说陈鹤寿,这个人确实牛逼,但是他之所以出这么大名,也跟上层都是文化人有关系。傅斯年胡适什么的,水平虽然比不上,至少人家看得懂,而且勇于承认人家牛逼,学问比自己牛逼,于是高层的圈子里都知道这个人的牛逼,否则你不好意思出来混。就连蒋介石这个非常没文化的人,也一直试图装作其实有文化的样子,后来通过长期装逼真的有些文化了。他看人不爽也敢下手,比如闻一多李公朴,但是这些人在文坛好像不是啥特别牛逼的角色,有点像西式学究。据说鲁迅老骂他和他的当局,蒋公看着不爽,手下也准备下手了,80后的小学课本上都有鲁迅出门不带钥匙的典故。但这种级别的人他不敢,有所顾忌。据说唐绍仪有可靠情报要当汉奸,不是强奸是和奸,于是被人干掉了,国民党内部立刻有人找蒋介石闹事。蒋介石不认账说我是很尊重文化人的。当然这是装的。不过据说晚年跟军阀阎锡山聊天时聊十三经注疏,装逼时间过长装成真的了。
如果现在的政治局委员见面聊天都是关于某牛逼学者及其历史学著作,同时面露惊叹自愧弗如,群体压力搞得小厅长门要是没看过点他的书都不好意思到部里跟领导喝茶,这个人在北京要是不出名就见了鬼了。不过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党已经把半封建半殖民的社会干掉了,现在是社会主义时代,现在的党的大佬几乎是清一色的工程师,只有小弟若干搞人文社科,这也是另外一种党同伐异。

假设现在如果真有人跟陈鹤寿一样聪明,经史子集无所不通,外加会十几门外语,他也会在学界出名,但是他的圈子觉得不可能掌控那么多资源,顶多是在大学里认识些名教授什么的,对年轻人的提携仅限于在国内写推荐信,一心考G的青年眼里估计都没有这帮子毫无利用价值的人。
民国那时候林徽因在四川几乎要病死了啊,梁思成给傅斯年写信要求照顾,傅斯年当即帮忙。现在你作为一个文章写得好的美女,找共产党中央委员或是教育部部长说我病了要穷死你帮帮忙,人家也许会发发善心,但是不认识你是哪根葱是必须的。我觉得林徽因之所以能靠脸长得好以及文章写得好这么出名,跟当时的牛逼闪闪的半封建的吃皇粮的文人有极大关系,高层喜欢欣赏文章而且有能力欣赏。现在的文章写得好的美女要想出名最关键的是舍得花钱买微博上的僵尸粉或是雇人在别的论坛炒作,光认识人是不行的。
现在的文人喜欢民国和台湾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比李敖还要话痨,你在大陆有可能得到百分之一的选票吗。更何况他已经是被两蒋打击过的人,他骂的御用文人在台湾早好多年就风光透顶了。

半封建的东西能保证某种程度上的公平。科举制在中国其实起到不少好作用。就算在后科举时代的民国,鲁迅那样家道中落的有才华的人也能靠自己文采变成高(?)帅(?)富(!),并在政坛谋得小职位。现在的大陆这样的神话绝无可能。文学才华对于政治有没有实际上的用处,那是另外的问题,但至少,贪官如果在古代是通过科举上去的话,文章写得是不错的,至少至少,能在general intelligence上保证一个起码的底限。

我觉得现在中国政治唯一给有才华的年轻人留有缺口和上升通道的是湾湾的民主退步党的新潮流系,他们有组织有体系地在政坛给年轻人留有机会。国共都已经被既得利益者把持,要想上升,人身依附。但我并不是民国粉,不像许多人那样觉得湾湾的民主退步党能够真正代表中华道统。他们是完全西化的,玩也是西洋人的玩法,政治上靠美国人和日本人给他们撑腰,是没有独立性的。

现在中国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没有大师”其实是个伪问题,至少在人文社科。现在不可能有一个文人跟胡适混得一样好,哪怕比他牛逼一万倍。政治是春药,大师你不吃怎么硬起来呢。

ps
对台湾的称呼及对某著名绿色党派的称呼是防火长城逼出来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