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制,阶级问题,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

有私有制必然有阶层,但是中西方文化各具特色。中国古代,素来是有阶级划分的,维护自己的子孙的阶级利益曾经一度也非常露骨,比如九品中正的门阀,但是总体上讲,阶级固化并不明显,阶级流动性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唯才是举。西方的阶层的固化更加严重,阶层变化的主要靠联姻或巨大的政治变故。

阶级流动性对于社会来讲是一个进步因素,这是大家都不会否认的。不管美国梦还是中国梦,都不敢明目张胆跟你讲:你个穷小子,家里穷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虽然在中国,绝大多数人是势利眼。这就是一种基本的政治正确。

中国学西方一直有全盘西化的倾向,这种坏处在于,把不好的地方也学进来了。南方系就公开地不遗余力地宣传高贵的欧洲贵族。欧洲的贵族曾经是进步的。在当时落后的科技水平和生产效率之下,保证有人可以从事文化活动,总比所有人都傻逼,强上那么一些。掌握文化的,就是贵族。但时代进步之后,这些贵族的后代依然试图把持对于文化的垄断,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知识分子贫民化是只是民主化的必然结果。把知识分子想象的多么高尚是不合适的。他们只不过是普通人。

拼爹是必然的。贵族必然积聚巨大的社会财富,这些钱必然留给他们的后代。这是私有制的必然,事实证明,毛左的社会主义死得很快,中国历史能定下来年份的书面史有三千年,破私立公,前后不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私有制立刻回潮。

美国的富人特别喜欢科学和艺术。一言以蔽之:唯心主义。在科学并没有民主到变成一种普通职业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欧洲的科学家都有一种“贵族气质”,或至少以“贵族气质”为追求。

我记得我的一个老师叹气她小时候的社会风气,那时候的中国的男孩子,最大的理想有两个,解放军和科学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