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批判,共产主义的理想

我想谈些哲学问题。异化是无法避免的。

巨大的金钱是一种异化,七个八个九个十个零是人类无法理解的。只要你认同人类应该继续促进科技进步,异化就无法避免。

科学的定义是什么?科学实际上不是少数希腊人的游戏,科学是从实验来的。现在的科学实际上就是做一件事情,做实验的要给出可靠的数据和结果,做理论的要给出预言。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感兴趣的问题早就超越了人们的感官所能够感知的范围,必须制造专门的仪器,比如显微镜,电子显微镜,扫描隧道显微镜,CMS实验的几十个人高的大探测器。

我觉得,墨子的光学实验比希腊人的几何学更有资格叫做“科学”。

共产主义和异化。共产主义的理想是资源的合理分配。现在的资源是集中在古代贵族和现代资本家和他们的帮闲手里。这并不一定合理。这是共产主义要改变的。共产主义希望人尽其用。

初中课本的“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如何理解?社会化大生产的典型的代表是航空工业。中国应该造100架an124,但是美国人是不可能造出来的。苏联的飞机客货两用,平时运货(苏联解体二十多年了,俄罗斯航空现在都还使用镰刀斧头的标志),战时服从国家意志。苏联模式到底好还是不好,是个比较复杂的话题。单说航空工业,苏联人比欧美是不差的,这就是因为美国的私有制拖了他们的社会化大生产的后腿。事实上到苏联解体的时候,苏联航空工业并不落后。

真诚。制造发动机的野蛮人。

在巨大的金钱面前仍能够保持赤子之心。

关于脚本语言

本来想吐槽一下linux的脚本语言,后来发现,有篇文章写得很好,我就摘录一下吧:

  • “脚本语言”与“非脚本语言”并没有语义上,或者执行方式上的区别。它们的区别只在于它们设计的初衷:脚本语言的设计,往往是作为一种临时的 “补丁”。它的设计者并没有考虑把它作为一种“通用程序语言”,没有考虑用它构建大型的软件。
  • 首先我们来看看“脚本”这个概念是如何产生的。使用 Unix 系统的人都会敲入一些命令,而命令貌似都是“一次性”或者“可抛弃”的。然而不久,人们就发现这些命令其实并不是那么的“一次性”,自己其实一直在重复的 敲入类似的命令,所以有人就发明了“脚本”这东西。它的设计初衷是“批量式”的执行命令,你在一个文件里把命令都写进去,然后执行这个文件。可是不久人们 就发现,这些命令行其实可以用更加聪明的方法构造,比如定义一些变量,或者根据系统类型的不同执行不同的命令。于是,人们为这脚本语言加入了变量,条件语 句,数组,等等构造。“脚本语言”就这样产生了。
  • 跟 Java 或者 Scheme 这样的语言截然不同,“脚本语言”往往意味着异常拙劣的设计,它的设计初衷往往是目光短浅的。这些语言里面充满了历史遗留下来的各种临时的 hack,几乎没有“原则”可言。Unix 的 shell(比如 bash,csh,……),一般都是这样的语言。
  • Linux 使用 shell 脚本来管理很多启动项目,系统配置等等,其实也是一个历史遗留错误。所以,不要因为看到 Linux 用那么多 shell 脚本就认为 shell 语言是什么好东西。
  • 所以我认为脚本语言是一个祸害,它几乎永远是错误的决定。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避免使用脚本语言。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比如老板要求),也应该在脚本里面尽可能的使用通常的程序设计原则。

人总是懒惰的,把事情搞定,quick and dirty,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对绝大部分人来讲就已经足够了。虽然我同意前面引用的批判,但linux的脚本恐怕依然会继续生存下去。quick and elegent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