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译汉之后

最近翻译了几篇陶哲轩的文章。觉得中文比英文简洁得多。英文的罗嗦是和作者无关的。作者再牛,用英文写只能写出一些罗哩罗嗦的东西。

我很不喜欢汉译英。对于上乘的汉语,翻译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只有非常非常上乘的英文,才会无法翻译。

鲁迅是讲究硬译的。而钱钟书一直有一种不拘泥于原作的欲望,也许这正是基于对中文和对外文的熟稔。如果只是保持意思不变而不必忠实原作,他可以把原文改写成中文,而且效果会更好。

法国和德国的对外推广:法语联盟vs歌德学院

今天上网看了看几个欧洲国家对外文化推广的机构,有一点小小的想法。想来现在主要的了解渠道就是网络了,一个对于法语联盟歌德学院但丁学院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了解的人如果对这些机构产生了好奇,恐怕首先的想法就是上他们的网站去看看。

这方面山东的法语联盟就做得不好。没有博客,没有提供RSS订阅,没有视频;很多连接是空的,连老师的介绍都是404。相比之下歌德学院的东西就很酷。或者是因为德国人比较严谨?做事情太周到了。流行什么就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