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脚本语言

本来想吐槽一下linux的脚本语言,后来发现,有篇文章写得很好,我就摘录一下吧:

  • “脚本语言”与“非脚本语言”并没有语义上,或者执行方式上的区别。它们的区别只在于它们设计的初衷:脚本语言的设计,往往是作为一种临时的 “补丁”。它的设计者并没有考虑把它作为一种“通用程序语言”,没有考虑用它构建大型的软件。
  • 首先我们来看看“脚本”这个概念是如何产生的。使用 Unix 系统的人都会敲入一些命令,而命令貌似都是“一次性”或者“可抛弃”的。然而不久,人们就发现这些命令其实并不是那么的“一次性”,自己其实一直在重复的 敲入类似的命令,所以有人就发明了“脚本”这东西。它的设计初衷是“批量式”的执行命令,你在一个文件里把命令都写进去,然后执行这个文件。可是不久人们 就发现,这些命令行其实可以用更加聪明的方法构造,比如定义一些变量,或者根据系统类型的不同执行不同的命令。于是,人们为这脚本语言加入了变量,条件语 句,数组,等等构造。“脚本语言”就这样产生了。
  • 跟 Java 或者 Scheme 这样的语言截然不同,“脚本语言”往往意味着异常拙劣的设计,它的设计初衷往往是目光短浅的。这些语言里面充满了历史遗留下来的各种临时的 hack,几乎没有“原则”可言。Unix 的 shell(比如 bash,csh,……),一般都是这样的语言。
  • Linux 使用 shell 脚本来管理很多启动项目,系统配置等等,其实也是一个历史遗留错误。所以,不要因为看到 Linux 用那么多 shell 脚本就认为 shell 语言是什么好东西。
  • 所以我认为脚本语言是一个祸害,它几乎永远是错误的决定。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避免使用脚本语言。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比如老板要求),也应该在脚本里面尽可能的使用通常的程序设计原则。

人总是懒惰的,把事情搞定,quick and dirty,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对绝大部分人来讲就已经足够了。虽然我同意前面引用的批判,但linux的脚本恐怕依然会继续生存下去。quick and elegent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得到。

艺术问题

艺术问题素来有意识形态的分野

xstkwqi写作颓废的爵士乐被苏共官方批判
爵士乐的确是颓废的
但颓废未必没有价值
关键是这里的价值是不是符合苏共的意识形态
美国人对苏联的御用的听话的宠物艺术家也是一样地不遗余力地抹黑,一黑到底。但是苏联功勋艺术家其实水平也是不错的,比方说alexander arutiunian,他的音乐是典型的苏式保守风格,天才吧差距还是有的,但算得上是一流

物理需要多少数学?

数学就是数学,其思想,鉴赏品味,发展计算工具的思路,都是普世价值,都是一回事。不应该有中国特色或者物理特色或者应用数学特色。如果物理没有可以解决的问题了,学习物理只需要学习现在大学里面教的数学。如果承认物理依然有未能解决的难题,那么,如果有人认为解决这些难题只需要用到现在大学里面教的数学,这是你认为而已。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学术观点,然而只是观点,就算你是对的,也是需要论证的,而不是天经地义的。连这个问题都重要性都意识不到的话,是相当可悲的。

如果只说自己是某牛逼大学毕业的,这叫诉诸权威,在逻辑上根本靠不住。

然而我国似乎只在意权威。这是靠不住的。完全有理由认为下一场科学革命不是中国人做出来的。参见朗道和霍金。

中国艺术

我觉得现在生活在中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高雅艺术之所以高压是因为有补贴没票房,或有补贴不一定有票房。也就是艺术家如果在中国的权力体系里面掌握权柄,他可以不考虑老百姓的愚昧的一面,不需迎合中产阶级庸俗的政治正确,而是能用自己的艺术影响公众的趣味。
没有赞助是不可能有高雅艺术的。

话语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好像豆瓣上的影评几乎都是一样的风格。

* 中国的文化还是比较落后的

首先是过分怀旧,比如所谓的”民国热”。民国文化实质上是一种半封建半殖民的文化,能够保持独立眼光和高水准的文化人两只手数的过来。有人崇拜这样一个时代,并能在媒体上炒起来,就算不能证明中国文化落后至少也能说明媒体的从业者平均素质之低。这个问题西方也有。我觉得西方音乐近年来的古怪的探索和他们对过去的辉煌(比如歌剧和德奥的浪漫派)的无限怀旧其实挣说明了西方正在走下坡路,文化正在衰颓。但是至少人家祖上真的曾经阔过,阔到国民党和军阀时期的中国绝对比不上。怀旧怀蒋介石的旧,丢人不丢人?

再就是中国人现在对西方的艺术的一些崇拜,崇拜得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什么都要拜一拜。这也是一种必然,中国虽然在崛起,西方文化还是要更强势一些。比如西方古典音乐,现在喜欢古典音乐的有不少是在装逼,绝大多数人不识总谱,而且没有一种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文化自觉。

比如歌剧。

交响乐是需要一定的基础的,许多大家名作你听着不觉好,确实有可能是你水平不够,但是歌剧里的声乐部分不一样,声乐代表了人类的一种求偶机制,唱歌好听说明基因好,分辨不出来同类生物唱歌好听还是不好听的猩猩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都灭绝了,所有能够活到现在的智人后代对于声乐都是有直觉的,这是本能,不需要培训。歌剧你听着都好听么?很多不好听。原因也简单,作曲家写得不好。但是相当多中国人不这么觉得,他们觉得是自己品味不够。
现在国家大剧院的一些普及活动是不错的。但是普及歌剧,实质上还是反映了一种文化的落后。有许多中国音乐比歌剧值得普及,西方音乐里歌剧也不是最值得普及的。有些歌剧明明不那么优秀(或者精华的地方就那么一点),把它们吹得天花乱坠是很愚蠢的。

我一直觉得话唠白岩松智力有点问题,看他致力普及的艺术尤其是这样。歌剧进书包。。。小学生让人祸害得还不够吗?!

f22和美国空军的堕落

许多公知总是喜欢把美军吹得神乎其神。比如f22打中国,能够一比几十,一比几百。中国空军的核心空战力量,重型的侧卫系列,轻型的歼10,加起来大约在500架左右,f22真要是像他们吹的那么牛逼,来10架就打遍全中国无敌了。有二三十架,打遍世界无敌了。可能吗?!

f22诞生,亲爸爸其实是霸权主义,而不是冷战思维。这种东西只能用来欺负人,或是对大国进行战略遏制,总而言之,吓唬人的纸老虎而已。

f22当然极其先进,从空战的战术上说,f22的超机动是革命性的。但是,飞机制造起来是非常缓慢的,培养能充分发挥出飞机性能的五代机飞行员,必然也是非常缓慢的。欺负小国,小国飞机的数量还是飞行员的质量都不是威胁。但是,不管是跟中国还是跟俄罗斯打起来,你敢派f22,就一定会大量损失。飞机造得慢,损失了就很难补上;有两百多架f22,总要培养三百飞行员吧,这几百号人估计也活不下来几个,能把f22飞出极致的飞行员比f22金贵,在大规模战争状况下,损失了不是很难补上,是压根补不上。

f22对su27有优势,但是能不能把优势飞出来,严重依赖飞行员的素质。真的跟中国或俄罗斯发生战争,美国空军的宝贝面对su27机群,到底能不能把纸面上算出来的优势落实成为实际交战的战绩,恐怕,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实战胜利还是失败,决定性因素不是美国飞行员的水平。

纳粹德国后期的喷气战斗机,比盟军的活塞螺旋桨领先了一个时代。但希特勒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德国飞机单机的技术含量划时代地先进,挡不住美国飞机数量多。

现代战争,从来不是最先进的常规武器能够一定乾坤的。不是最先进,但是能巨量生产的先进武器,才是决定性的。如果引用参考文献的话,据说这是图波列夫跟苏共总书记说的。

这道理其实不难琢磨。美国人就不知道么?他们当然知道。但是,f22项目在美国从一开始就是战略项目,在公关宣传中,针对的就是能威胁到美国的其他大国,比如中国或是俄罗斯。这是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单项军事开支,美国人发行了大额国债,跟全世界尤其是中国人借钱,专门发展这种武器。

(顺便跑一下题:美国政客在美国炒作中国威胁论,然后跟中国人借钱,再雇人发展对付中国人的武器。。。只要中国的芝加哥男孩后继有人,美国军火商就不愁吃喝。)

在一个理科geek的眼里,美国空军史上最为传奇的莫过于“战斗机黑手党”。这是由美国的空军飞行员和国防部的科技官员组成的小团体,他们主张发展高机动性的,轻型的,同时必然较为廉价容易大量生产的战斗机,狂热地支持f16。
f22项目在美国空军甚嚣尘上之时,这些老头子还没有死光,自然站出来反对。不出意料的是,他们的声音被淹没了。他们说f16依然是美国空军的脊梁。我觉得他们才是美国空军的脊梁。他们在乎的不是个人利益也不是小团体的利益而是美国的国家利益。

但是美国空军素来有军兵种本位主义(空军本位主义和军火商的长期公关是分不开的,其政治经济学的实质其实是军火商本位主义)。空军只关心自己有没有最先进的武器,不关心国家的战争潜力。国会山批预算的政客只关心军火商的游说人员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利益,不关心国家的战争潜力。军火商当然更是只关心自己的利润,武器越贵他们越高兴,更不会关心国家的战争潜力。毕竟,纳税人的钱不是自己的钱。

只要议会里负责军事预算的议员就那么几个,数着脑袋收买就行了,纳税人想管也管不了。军火商们一定唱着这样一首歌:民主的天,是明朗的天,民主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共和党的恩情说不完呐……

作为一个中国人,看着f35被美国人搞成拖了n多年的准烂尾工程,确实是有些幸灾乐祸。如果我能跟共和党的领袖说上话,我一定装成一个公知:“亲~美国的武器还不够先进哦~”

PS

这文章是2013年写的,2014年第一次发出来,现在2015年,更新一下,F35终于憋出来了。

原文也就不改了。

私有制,阶级问题,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

有私有制必然有阶层,但是中西方文化各具特色。中国古代,素来是有阶级划分的,维护自己的子孙的阶级利益曾经一度也非常露骨,比如九品中正的门阀,但是总体上讲,阶级固化并不明显,阶级流动性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唯才是举。西方的阶层的固化更加严重,阶层变化的主要靠联姻或巨大的政治变故。

阶级流动性对于社会来讲是一个进步因素,这是大家都不会否认的。不管美国梦还是中国梦,都不敢明目张胆跟你讲:你个穷小子,家里穷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虽然在中国,绝大多数人是势利眼。这就是一种基本的政治正确。

中国学西方一直有全盘西化的倾向,这种坏处在于,把不好的地方也学进来了。南方系就公开地不遗余力地宣传高贵的欧洲贵族。欧洲的贵族曾经是进步的。在当时落后的科技水平和生产效率之下,保证有人可以从事文化活动,总比所有人都傻逼,强上那么一些。掌握文化的,就是贵族。但时代进步之后,这些贵族的后代依然试图把持对于文化的垄断,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知识分子贫民化是只是民主化的必然结果。把知识分子想象的多么高尚是不合适的。他们只不过是普通人。

拼爹是必然的。贵族必然积聚巨大的社会财富,这些钱必然留给他们的后代。这是私有制的必然,事实证明,毛左的社会主义死得很快,中国历史能定下来年份的书面史有三千年,破私立公,前后不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私有制立刻回潮。

美国的富人特别喜欢科学和艺术。一言以蔽之:唯心主义。在科学并没有民主到变成一种普通职业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欧洲的科学家都有一种“贵族气质”,或至少以“贵族气质”为追求。

我记得我的一个老师叹气她小时候的社会风气,那时候的中国的男孩子,最大的理想有两个,解放军和科学家。